……喂真的不要这样好吗!

明明是假期写的文现在看已经不堪回首?
以及乃是怎么找到的啊我自己都搜不出来啊喂!
我是不是快点自我毁灭对地球环境比较有益?


——但是我还是要过来甩坑(快去死吧)
其实只是随手写的片段而已……啊啊,其实我真的不喜欢星霜篇真的但是为什么会有那种色彩呢?


———不知道叫啥名儿的分割线———

“……伪善。”
剑路咬着牙根挤出的字句在对峙的空气里沉沉落下。或许只是单方面绷紧的情绪——他在之前还无奈地这样想着,毕竟这孩子从小就不喜欢自己这个父亲。直到这两个字像石头扔进了水,没有水花连气泡也不冒,却让哪里的什么东西突然蹦跳起来。
“剑路!”忍不住出声的是薰。剑路抿着嘴唇和她有一句没一句地争辩,声音虽然小但是坚硬激烈。两人脸上都跳动着苍白而隐忍的神色,这一点他是像母亲的。他松开了嘴角惯常的笑容看着面前的这个孩子,像是从模子里翻刻的自己,却又是如此截然不同的一颗灵魂。他突然想自己在这个年纪也是这样的性子么?那大概是辛苦师父了。
却已是完全不记得了。
“……他根本就不在乎我,”剑路拔高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回,少年的声音还残留着金属般清越的尖锐。他看到剑路甩开薰的手红了眼眶,“还有母亲你啊!”
空气突然静止,抑或是时间?那被激起的什么东西缓缓而毫不留情地张开,姿势大概可以说是残忍的。视野里薰的脊背僵硬了,和着剑路那被懊悔和屈辱席卷过的表情,在夕阳沉落的晦暗光线里变得令人无法直视。
而无法直视的究竟是什么呢。
他拉住薰顿了顿但终究举起的手。“不要。”他低声说,不去看妻子抽动的嘴角。孩子依旧倔强地盯视着自己,他翻找了一番内心,没有被忤逆的愤怒或者悲哀,只有沉沉的无奈,无边无际。


他模糊地听见孩子压抑的哭泣,极力掩藏的抽噎,像是小兽的呜咽。这样带着无能为力的愤恨的声音他曾多少次听过呢。那些被自己所击败的人,乱世之中,也有不少仅仅是剑路一般的年纪而已。他早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丈夫亦不是一个好父亲,可是这被承认的事实是否就能够心安理得?他在黑暗中将手伸向妻子,从背后搂住她的身体,带着罪恶感又仿佛期待原谅般地将脸埋在那温热柔软的皮肤上。

留言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Powered by FC2 Blog

Copyright © 液氮俱乐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