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less

总是会在某个时刻突然想起时光角落里的某处,有尘埃气味,记忆中鲜亮的颜色如今已经被现实褪去,人与事均已变换了面目,或者已经不见。而我总是被人说,你还是原来那样啊。
是的,我还是原来那样,太过长情到让很多人不理解,只是站在一旁看着大家蜕变了新的皮肤。
在查东西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个旧友,于是去翻她的博客。我总是以一种十分曲折的方式寻找她——尽管频率大概一年只有一次。也曾经试图再次和她联系,却没有回音。毕竟大概不算是多么熟悉,尽管我是将她放在心里的。想想是多么奇怪,当年的纠缠与痛楚中她只是旁观者,可是我却在多年之后轻易地斩断了我以为会存留一生的羁绊,而她却缓缓上升。
或者这是另一种抵达那人的方法?我不知道。
和4槑讲话,就突然怀念了能够面对面听她说话的时候,如今她的语调经过海底的光纤以光速传递而来,却还是迈不过时差。她说我最近变得积极,我却完全没有感觉。慢慢地去试着做一些事情,不求结果,能做就会感觉到一点点的骄傲。
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在黑暗里握着电话泪水滚进耳朵里,笨蛋君在电话那边沉默,然后说,你有我啊。睡一觉,洗好脸就什么都看不出来。
其实我答应你们的事情我全部都记得。虽然我不说。总是想着啊要等我更加厉害的时候漂漂亮亮地给你做一个好的,却怎么都变不厉害。
有点语无伦次了,就这样吧。

留言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Powered by FC2 Blog

Copyright © 液氮俱乐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