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ember Me

我从不否认我喜爱韩国电影。它们其中总有一种特质。不过这次只是随手下了又随手拖进播放列表了,豆瓣上瞄到一眼介绍,提到男人间的情感。你就是男人间的咸鱼其实也无所谓呀。边看边刷网看书还录了两段歌,暂停了又重新打开,准备结尾了就去滚床,和姑娘说我三点之前睡的时候我其实是打算一点睡的其实。
结果报应来了。混蛋。
这混蛋是说给谁的,我却不能确定了。结果就是我把最后5分钟翻来覆去地看到现在,眼发热鼻发酸。可是我都成年很多年了真的我才不要为了一个电影就想哭。不管片尾曲的Remember Me多么一击即中把我钉在原地动弹不得。
2003年。离现在已经7年了。豆瓣上看过的人不到800。而我却觉得它就这么深深地扎在我心里面。大植给割腕自杀不成的锡源喂饭。锡源开着偷来的车一路去追大植,精疲力竭见了他第一句话却说你以为我会那么信任你么。他喝醉了说爱上大植是他唯一不能接受的事,却在睡梦中和大植那么自然地抱在一起。其实我一直都能脱离出来看,连锡源在卡车上主动伸过手去把大植的头搂在自己肩上都可以蛋腚地觉得他抽抽了。要一个直人去爱上同性是多么困难的事,所以我不喜日本漫画里那么多轻易如吃白菜般的掰弯。就连最后大植对锡源说话时我也觉得【怎么不送去急救啊】【大植你演的很假好吗】【你们糟蹋了多少盐啊喂】。
你白痴啊,为什么回来。
我回来找你,我们一起走吧。
我有事要问你。
待会再说。
我要现在问。如果我爱你,可以吗?我知道你不想听这个,但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爱上你了。如果我爱你,可以吗?
所以说大植是笨蛋,锡源也是笨蛋。你们都是笨蛋。笨蛋成这样就应该傻乎乎地继续一路走下去,打短工,流浪,大植依旧沉默而坚忍,锡源仍然吊儿郎当,对大植厌恶,抱怨,任性而为却又离不开。朦胧啊暧昧啊什么的最讨厌了,但是不用捅破就可以一直在一起。离不开什么的,你早就该知道的不是么。
其实最终我也不认为锡源被掰弯了,其实在死亡面前这都是精神胜利法。其实他们只是因为只有彼此所以相互依靠,抓住了就无法放开。其实这种感情和爱也许没什么关系但是我们都这么俗气,没有能够确认的话语就没法自持,给自己一个容器摆放就能安心。其实只是因为在路上,只是因为潦倒,只是因为失望,脱离了这环境他们是连擦肩都不会有的路人陌生人他人。其实如果大植没有死,锡源也不会在盐屋将他抱起亲吻他,又拥着他如在母体般蜷下。人只不过是这样的动物而已,无论你我。这个与情欲无关的吻我看了一遍又一遍,每次都觉得揪心挖肺,却又释然般地理解了。黄政民和郑灿当年拍戏时又是做了多少心理建设呢,辛苦了。
其实最后只是一个问句,一个吻,和一首Remember Me。未成形便消散的爱的余韵,仅此而已。


————————————好像又不自觉地写得有点像影评了,算了,就这样吧。

留言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Powered by FC2 Blog

Copyright © 液氮俱乐部 All Rights Reserved.